May 2018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0 / 22

因為明白自己的可憐之處,才能心安理得地憧憬著妳。

理性地、冷靜地,像觀賞一部有趣但不那麼經典的電影,心情輕鬆(因為不帶任何期望)且神色安然,靜靜等待這段時間過去。在腦子裡規畫著片長三分之一至一半時將出現的轉折,有些心酸,但還不到落淚的程度,恰好是能懷抱著安全感享受的情節;接著困難過去,以一種解開誤會的形式消散在空氣中,既沒有皆大歡喜,也少了生離死別。我們只是打開了路邊一個無人注意的線頭,然後讓它隨風掛在樹頭或欄杆上,如此而已。

 

這些情感是誤會,這個相遇也是誤會——不如這麼說吧,整個故事從頭到尾都不存在,或許連敘事的主角也不過是一個幻想,因為現今世道上,除了人類之外能思考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搞不好我只是吸塵機或洗衣機在硫忙做的一個夢,再過幾秒之後就會被電源啟動的瞬間打碎,開始它們實際上該有的、盡忠職守的生活。

 

能夠確認的,只有現在的自己而已。能夠證實的,只有現在的感受而已。這麼一想的話,那些無法說出口的、付諸行動的願望,也不再折磨人了,反而因擁有對妳的遺憾,才能客觀認知到自己是存在的,如果真的發生什麼……那肯定是更深一層的夢境吧。

comments

   

trackback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