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17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BBC的偵探醫生

突然想到的喔,偶爾熱中於捉弄醫生的小壞蛋大偵探
字少少就不另外收了

————

這世界沒有片刻安寧。

但也並非如此吵雜,只要能夠發揮一點點觀察的耐性,多少還是能感到一絲愉心情的。
比如說在醫生的反應和動作上留心。

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自認為紳士的男人呢,處處講究禮貌,冒犯女性的不當發言卻一次也不比你少。更致命的地方在於,這男人總是帶著太過誠懇的態度,以致於女人們也就更確信了這些「肺腑之言」。

——那不是真心的。
——你怎麼不說是意識還沒從前一晚的醉意中清醒?
——我只喝了一點點!
——是啊,和那個不成材的警探合作把家裡的酒都喝光了不算,連房東太太的珍藏也連哄帶騙地拐走了。
——這不是重點!
——對,重點在於你的說話技巧悲慘到讓人不忍心聽。

終於這次醫生連句「我出門去買牛奶」的藉口也懶得說,抓了鑰匙錢包就踏著比平常用力的腳步衝下樓了。
沒帶手機,那你要怎麼用「到五條街外的樂器店訂琴弦」的藉口把他氣得半死?這青黃不接的午後時分,那個女法醫——她叫什麼來著——等會兒下班之後就會穿著自認櫃子裡能挑出最好看的衣裝進超市逛,現在打電話到實驗室裡要求她尋找一個不存在的失物應該還來得及。這樣兩人在路口撞見之後,醫生勢必為了要彌補自己的失言而自告奮勇地陪伴女士前往超市購物。

這次他應該就會稱讚女士身上的服裝搭配多麼獨具巧思了,儘管今天早上他還脫口而出說那是「遊牧民族的風格」,但經過一整天的懊悔之後,他勢必能想到更好的詞彙。



————
好久沒寫新角色(雖然這劇也不新了)

靈感中斷

想了一堆卻只能寫出這些字的故事,就不另外收了,直接貼

−−−−−−

天氣很好,明亮卻不炎熱的陽光溫暖悶燒著眼睛。

「之後……你過得怎麼樣?」

難得的長假開始了,想先打掃環境,把殘留著灰塵和回憶的幾個舊箱子通通處理掉。

「我試過立刻找勉強可以的對象在一起,但和從前比起來,什麼都不一樣了。」

花一整天把家中整理乾淨後,再收拾行李,出遠門幾天;已經和朋友聯絡好了,有借住的地方,也有可以開的二手車。

「有個請求,無論如何都想拜託你一起完成。」

真想要躲在一個誰也不認識的地方,不管開心難過、就一個人活下去。






「請你和我重新養育他好嗎?」


直到聽見這句話,我才第一次正眼瞧妻子的臉。她從我沒注意的鄂提袋裡捧出一個輕巧的玻璃罐,裡頭裝著八分滿的淺色灰燼。她小心翼翼地把罐子擺在桌上。我們像過去晚餐時一般相視而坐,飯菜香味和電視聲響的記憶又出現在我腦中,我凝視著妻子悲傷的臉,試圖把過去一揮而散。

「我錯了。請你原諒我。」

妻子第一次誠懇地說出這句話。從開始交往到離婚,她從來沒有認過一次錯。




「我想和你一起,帶他去各種地方。」


忽然意識到那是未能說出字語,便被動地接受了死亡的,兒子的骨灰,讓我的胃部一陣翻攪,寂靜夜晚裡的惡耗、妻子沉默不語的淚水又通通回到眼前,我站起身衝到流理台前乾嘔,好幾天沒吃東西連胃酸都吐不出來,只有食道裡強烈的燒灼感揮之不去。

「拜託你了。」

妻子的聲音猶如幽魂一般在我身後響起,彷彿一轉頭,就能看見兒子安然躺在她懷抱中的景象。我好害怕,是不是兒子從來都沒有面臨過任何厄運,只是妻子精心策畫了這場騙局?離婚後立刻消失音訊的妻子,對我而言比夢境還不真實,她真的存在過嗎?她真的為我生下了一個孩子嗎?已經連妻子存在與否都開始懷疑的我,忽然又失去了遠行的勇氣。

關於A.I.人工智慧這部電影

   這部1999年的電影,不知道多少人還有印象?

  第一次看是在電影台上,科幻設定中對人性部分的描寫卻更加刻骨銘心,小男孩終究不是真人,但他心中情感卻是最純粹的;去年又找到了DVD,正經八百地坐在螢幕前完全投入,想當然爾桌上又堆成了一座鹹鹹的紙山。

  於是找到了關於這部電影誕生之始的短篇,附上原文連結與題名如下;翻譯內容純屬興趣之作,如有錯誤請不吝指教
» read more

老是只有短打_坂道阿波羅

每次都是打了片段就沒後續,每次都把這樣的東西放在鮮網感覺也很沒誠意,先丟在這裡吧。
千太郎x少爺的場合,以下。

-----------------------------------------

  他原本只是想藉著對少爺惡作劇來掩飾不安。
  從未和對方明說過的心情,曾經因髮色眼珠而遭遇過的各種經歷。每一拳因此而揮出的力道,他都還清楚記著。十五年累積下來正是放不下的階段,於是看著美國大兵摟著日本女子在街角親暱細語的畫面,他依然心頭抽得很緊。

  所以當少爺面對不習慣的畫面而慌張站到他身後時,他沒有多想就拉著少爺進了小巷。



  「千太郎?」碚然是覺得他有些反應過度了,拉著他的手想往繞個方向回去唱片行準備練習。
  他感覺著少爺因彈琴而摸起來骨節分明又細長的手指,一把將對方拉近自己身邊。巷裡很暗,盍塢埆慣便用力靠上了牆邊。鬆開了還牽著的手,瞹翆因為體型削瘦而特別突出的肩關節,應該是意料之外所以有點疼。
  「你怎麼了?是因為剛才的――」


  他到底為什麼要抱住少爺,自己也想不明白。
  言不及義的關心全都被消音。他兩手緊緊攬著少爺,深怕對方逃走,但又不敢太用力收緊而把少爺給勒痛了。

  「該不會是想到了……」眦聲音又微弱地試圖在他耳邊詢問。「過去的事?」
  他沒有回答。因為他根本不敢開口說話。任何要把想法化為實體的言詞都只會讓他的心更沉。






  「千太郎上次給我看的照片,知道我的感想是什麼嗎?」


  夜色襯著兩人墨鄒服簡直溶進了建築造成的陰影裡頭,巷外偶然經過一兩群人,都只是筆直地看著自己前進的方向,或者和身邊的其他人說話談笑。
  就像是,他們忽然被世界隔離。



  「你小時候的髮色和眼睛都非常好看,頭髮好像很蓬鬆的樣子。」矼諷說著,將重心緩慢地靠在千太郎身上。「啊雖然現在頭髮變短了反而變得兇狠,但打鼓的時候非常投入,很吸引人。」



  「少爺你在瞎扯什麼……」
  「我理解小律照顧著你的心情,雖然老是打架找碴,但是骨子裡是個徹頭徹尾的好人。」

  「還有很多人是愛著你的,千。你絕對不要忘記這一點。」

坂道阿波羅_短打

大推純愛系的千太郎和少爺(欸)
雖然兩位男主各有心儀對象,但是在這樣的BG前提下,即使兩位之間戀人未滿那些曖昧也夠折磨人的了

以下

------------------------------------------------------------------

  雪將所有聲響吸附,然後隱入更厚實的雪中。
  眦腦子裡卻沿著腳步以二分拍開始演奏起曲調。手指貼著腿側輕敲,旋律則是無聲地在耳朵裡重現出來。

  「少爺,專心點。」千太郎打斷了他的一人演奏。「負責當鬼的人已經快要數到一百囉。」
  他被對方一把抓進已被染成銀白色的樹叢後方,蹲低身子、保持著和雪一樣的靜謐。




  「我們是不是躲得有些遠了?」睫筺U方聳肩表示無傷大雅。
  要不是被囑咐了別躺在雪地上,想必這傢伙會立刻強迫他一起倒下直到遊戲結束吧。簡直就是個跟弟妹們一樣相差無幾的孩子。

  一個巴掌大的雪球忽然空降在眦腳邊,對方趕在他忍不住跳起來時一伸手從背脊上給壓了下去。
  「那傢伙,每次都用這招試探有沒有躲人啦。少爺你的本能太容易被捉摸了。」千太郎用氣音提醒他,嘴角忍不住地顯露出一點竊笑。
  哪說得出口,解釋自己在不停轉學的童年裡,根本沒有任何可以磨練遊戲技巧的機會。連這樣在一片白茫裡玩的鬼抓人都是第一次。




  明明是冰天雪地,瞎暮監躲在自己身側的千太郎猶如太陽一般暖烘烘的貼著他,甚至有點燙。

------------------------------------------------------------------

姐姐我(誰)真是希望你們就這樣繼續懵懂下去啊!
大人的戀愛那種東西等成年之後再說吧!(冷靜)

The Boondock Saints

  很久以前就喜歡的B級片
  前陣子看了第二集突然愛就爆發了(雖然燒到現在只剩溫火慢吞)

  對我而言唯一無法接受的是顯然二集裡演員們都變肉了,應該是服務畫面(?)的淋浴片段我卻被一直被兄弟的腰身給擊退……基本上架構沒有大改變,但是畫面依然看得很爽快
  Connor和Murphy這對笨蛋的片段下收
» read more

自創的

 非常非常非常少見的自創……我論就此打住的機率應該是180%(欸)


--------------------------------

  
    他多想忘記自己只記得昨晚如何與對方親吻擁抱的事實。
  口頭說出來就變饒舌許多的敘述法,心裡思考的速度卻總能趕上尚可理解的底線。

  對方說他的眼睛和姊姊非常、非常相像。他閉起眼問著有相像到需要和我上床?激起心中的慾望到如此不擇口味的地步?
  而對方什麼也不說地就進入他的身體。



  他醒來,身邊空蕩蕩的。
  明明昨晚沒有什麼睡,卻比平常的起床時間早了一個半小時睜眼。但並不特別疲累。他順手抓著薄被圍住下半身走進更衣室,撿起一地散亂的衣物丟進洗衣籃裡。對方環抱住自己的觸感還留著,卻因為沒有溫度而顯得像是鬼魂留下的碰觸,他用兩手抱住自己,卻無從重現同樣的感受。對方從來也不曾表現出對同性抱有任何超出友情以上興趣的態度,所以被抱住時他還以為是上次午夜場電影的結局重現。

  不過即使他對這個人並未抱持著同等的渴望,他也還是和好友上床了。
  真是何等可悲的生活。孤單寂寞到非得連直男都給搞上才能滿足嗎?而對方的理由甚至只是因為對姊姊的迷戀無法得到抒發。而他呢?連老婆都娶了,已經沒有什麼可以任由自己亂搞的餘地,卻還是控制不了。他站在鏡子前觀察自己的眼睛,微挑的眼尾確實和姊姊相當神似,不過也僅止於此。
  他打住思緒,準備用這多出來的一個半小時好好吃頓早餐。


--------------------------------

  設定是主角和從小就認識的朋友發生了關係,但朋友其實在他有記憶以來都對他的姊姊抱持好感,出社會一段時間後久違的重逢卻見面不到三次就上床了,對方給出的理由令人相當不解

  條列設定如下:
  1. 主角是個gay(廢話)
  2. 主角比朋友大了兩歲喔其實
  3. 朋友是天才型的人物,相較之下主角只是個普通人……不論在智力或體力上
  4. 主角的姐姐是萬人迷,不過三年前已經死會了,目前育有一女
  5. 主角最喜歡的是像強尼戴普那種style的性格男角
  6. 朋友至今共六任女友主角通通都認識,而且反而變成主角的好友
  7. 主角結婚是因為姐姐撮合,對象是姊姊公司裡的後輩

  以上(也太突然了吧)

遙感觀測

  他試圖把你弄個明白
  關於價值基礎的建立、好笑與無趣間的界線,以及愛戀和友誼兩者的獨立特徵

  他想要和你一起坐在咖啡店的落地窗前看雷雨打落在行人驚慌失措的身影上,然後評論哪個傢伙的衣裝即使被淋得不成原樣也別有一番風味。這樣的生活娛樂一直是他嚮往的形式,雖然總還沒實現過任何一次相近的場景
  他最擔憂的是在你沉默時無法用新話題開始另一種讓人可以放鬆下來的氣氛,只因為他早已養成觀察你反應與動機的習慣,一旦接收到了訊息就很難再分神去思考其他事情


  他把你當成遙遠某處的恆星崇拜,紀錄你散發出來任何微小的光與熱,然後小心謹慎的用詞以描述所有現象與心得

貧瘠的段落

  London Boots  亮淳(真人衍生,無愛者勿入)
» read more

清倉

   很雜。

  是最近愛上的演員,這是我第一次吃亞洲菜然後捨不得吐出來(好噁心的比喻)
  前段預定對象是張涵予,因為我對於實際描寫真的不知道該找誰好,然後劇情沒追完梗想不出來……後段只是個場景,沒有詳細設定


  以下





  <我和你吻別、在無人的街>     (p.s.下標老派但好適合XD)

  近距離看著對方的臉,他研究著。不老成的面容(甚至可以算得上是稚氣)眼神卻不相襯地銳利又深邃,光輕挑的一瞥彷彿就能看進靈魂裡頭。
  「你結婚了。」那人說,聲音裡滿是不在乎。
  他卻能感覺到那人在衣服下微微緊繃起來的身體。這或許也是演技的一部分,他想。但不確定到底該相信那人的言語還是動作。「你也知道我們不會長久的。」他感傷地回答,然後試著做出一點無關緊要的微笑,卻覺得鼻腔裡冒起來一陣酸緊。平常演戲時還控制自如的情緒,遇到這個人時就失控了,但對方卻依然把生活和兩人的關係演譯得如此完美,那幾乎要讓他嫉妒。

  那人跟著笑起來,表情裡帶著什麼沒說破的話語,嘴角弧度微不可辨但他知道那是笑。
  這些隨著眼角被牽動的笑紋總讓他看得出神,即使是此刻。或許對方早已藉著這個表情說明了什麼立場,但他還弄不懂,也沒心思去分析。所有的一切又再度被那人操控一般,他收回曾經想要瀟灑地用一個吻結束一切的決定,只是摟著對方、沒有放手的意思。
  

  「那麼,我們就更不該像個未經世事的男孩般笨拙地談情說愛了。」那個人笑得更深,而他隨即嘗到嘴唇上那熟悉的溫軟和氣味。




  <看到採訪說段大叔會自己弄沙拉吃>

  幸福是不安的種子,以欲望為養分,在渴求所形成的大氣裡日漸徭磧
  然後開花結果。

  他站在嶄新到眩目的流理台前,收拾著小刀和果皮,動作輕悄地沒有聲音。水龍頭下流洩出的聲音迴響在房子裡。他捧著顏色透明又清爽的玻璃盤在沙發上坐下,提起叉子咀嚼著沾滿優格的水果沙拉。外頭天氣很好,陽光被窗簾篩得只剩一點亮度,恰如其分地投射進客廳。
  他瞇起眼睛,思考著該不該回覆手機裡那些未接來電。
  整整十七通。他數過了。後來他直接關掉電源,猜測著對方抓住任何從自己面前經過的人開始大發脾氣的模樣。


  ――段奕宏。
  他腦子裡忽然想起對方認真叫喚自己時的方式和語氣。收起了可能短暫出現在臉上的困惑表情,他咬著一口蘋果,彷彿正品嘗著某些不可解的謎題那般、開始認真思考起來。




  結束,有夠突然的東西
12>|next>>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