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17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獵人長篇中途設定

是突然冒出來的短篇,不過嚴格來說應該是截取長篇的某一段
前後都還有未完的發展但因為都只是骨架根本沒細節,所以就貼了這段沒頭沒尾的

以下

-----------------------------------------------------------------
» read more

伊耳謎試寫

  星期天,他翻著衣櫃裡如屍體般整齊懸掛著的衣裝,拿出一套西裝準備換上。

  目的是利用偽造的邀請函進入會場,在輕鬆談笑的氛圍之間讓目標毫無警覺地喝下無心之間接下的香檳,微量的神經毒素會先麻痺四肢,而後侵蝕肌肉組織,一周後,報紙頭版上會公開哀悼又一個坐擁千億財富卻仍無法躲過心臟衰竭的現實病例。
  毒殺是他少用的方式,因為這無關技術和技巧,只看毒性本身是否足夠能無礙致死。這樣的方法總比親自下手多了一分不確定性,但是想致他人於死地的因素各不相同,於是此般多元化服務也成了義務之一。



  只需要大筆的金錢,就能作為實現願望的代價。
  仔細想想,對於雇主來說,這確實是相當划算的交易。

  ……果然是金錢萬能、呢。





  不過,那畢竟是一般人的唯一手段。
  他想著。兩手一拉將領帶束上。

  他知道自己是「特別」的,而這個形容詞裡絕對不包含任何正向的意義。

內心戲

  冷熱空氣在空中交錯。螺旋交纏著之後就是往地面紮根,你從來也不知道空氣能夠震出那麼大的聲響,幾乎要讓耳膜因共振而迸裂,你本能性地壓住耳朵。



  事後回想起來,他對你就像那次龍捲風的記憶一般,以不容忽視的強勢姿態出現,憑藉為人型後用你能了解的語言和你溝通。而那終究就不過是一個印象,事實上他再善良不過,同理心泛濫到令人想逃走的程度,但你卻能感覺那種氣氛把你心中的概念習慣信仰通通連根拔起,手只需一揮就隨著強風竄到極遠極遠的地方。
  然而當你看到他毫無生氣的身體時,那些東西回來的也很快。

HxH 對他的獨白

  有時候你只是很好奇「分開」這種事如何發生的。

  然後又是怎麼麻木地習慣只有自己和自己相處的情境。




  夜空裡不是記憶中滿天的明亮碎星,你卻忍不住把人們當作指引的那顆北極星在心裡重疊上了他的影子,覆蓋上更多和他相處的回憶;如果這片晴朗無窮無盡,那麼你是否能夠從和北極星相同的高度往下找到他?如果他也和你一樣,不論是在有強風吹拂的高樓上仰望或者寂靜無聲的冰湖邊緣凝視……

  太多事在你還來不及料想到時就發生,但你卻總能預想外地習慣。



  你絕對相信他過得很好。因為你就是喜歡他的心思細膩和冷靜判斷,而他一定也想著這樣的分離是必經的過程。太近的距離總會讓人迷惑,儘管你們彼此已經了解對方到了把心翻出來也能細數一二的程度,這樣的親暱卻幸福得讓人害怕,太有把握的相處成了不確定的承諾,你知道他願意為了完成你的願望往自己胸口捅一把刀、而你亦同,這樣的掏心掏肺反而成了一種威脅,你和他之間互相牽制著,再分開都只是糾結著的因緣連理然後永無止盡。



  愛著他到了讓自己沉溺在下一秒就要失去的危機感裡然後感到無比幸福。
  你完全盲目地信任他,卻忽然忘了他和你一樣脆弱的事實。


  甚至連這樣的關係可能預言著毀滅,都是他用分離告訴你的。

Hunter x Hunter 奇傑正經向草稿

脫離正劇的私設定
但就寫到這裡為止,決定丟掉了
請當作失敗的草稿看待就好
» read more

HxH 奇傑草稿

  非輕鬆取向請酌量取用
  目前我腦子裡滿滿的開虐中

  三個段落的設定都是小傑沒能開成主角萬事平安的外掛

------------------------------------------

  他平常引以為傲的所有感官知覺都已經遲鈍到退回普通人的程度。
  來源不明的聲響全都只是有如雜訊般的嗡嗡聲、雙眼則是因為汗水稍微溶掉了之前乾涸在眼皮上的血塊而得以撐開一點縫。
  第六感完全消失無蹤的狀態下,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大概是從氣窗投射進來的白晝微光,他試圖在這樣的環境下吃力地尋找任何線索;氣味、材質、擺設等等。然而這個方正房間裡空無一物,他只看得出來空氣裡滿是無窮無盡落下的灰塵,以及一張面對著他的生鏽鐵椅。他對照著這唯一的物品,發現視線高度有些怪異,於是便試圖移動四肢搞清楚狀況,原來他是靠著牆坐在地上,雖說是移動但顯然完全沒有力氣的他只是顫抖了一下。
  他吸了一口氣,再用力了一些。

  終於聽見聲音了。
  鐵鍊在他的動作下被拉扯過粗糙的地面,嘩啦啦地吵鬧起來。




  從他沒有注意到的地方有門被推開,他困惑地看著那個人影走近,本能性地他打量起這個傢伙的長相和身形以及是否帶著任何武器,但光線實在不夠,只能看出對方淡淡的輪廓線。
  「奇犽。」
  對方已經走近到可以對他耳語的距離,但他還來不及辨識就先感覺到臉頰兩側有一陣細微的搔癢感。

  是頭髮。他想。
  長如瀑布的頭髮隨著那個人在他面前用俯視的角度一併包圍住他。
  這個線索應該已經很有用處,但直到他又一次聽見對方的聲音喚他之前,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人的身分。



  ……小傑。
  他開口,但不知道此時的他已經發不出聲音,只有嘴形的開合。

  對方伸手溫柔地捧住他的臉,儘管他已經如此疲累,但他知道。
  因為小傑從前也曾經用相同的方式吻過他的臉。有東西流過臉上,是血嗎?可能是傷口還沒癒合吧。然而那股單純的鹹味到了嘴角滲入之後他才知道是淚水,混著淡淡的血腥。


  小傑,我沒辦法救你。你訂下的承諾太重了。
  他想起被單下那支乾枯的手臂,忽然從胃裡湧起一陣血味和酸水讓他止不住地咳嗽。

  對不起。
  他知道自己此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因為連喉嚨要吞嚥都使不上力。但他依然在心裡道歉,希望對方能夠讀到一點點他的心意也好。
  你應該已經恢復了吧,才會出現在我面前。只是頭髮怎麼不剪掉呢,這樣一點都不像你,米特一定很生氣吧。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多久?你什麼時候找到我的?

  他努力地讓嘴唇開合到可以用視覺辨別的程度,但對方什麼也沒有回答,只是小心翼翼地一直抱著他。








  他又失去意識了。
  伊耳謎維持一貫的漠然表情站起,顯然對身上沾染到的各種痕跡都毫無關心。
  結果還是不知道奇犽把亞路嘉藏在哪裡,但是他將自己誤認為小傑是一個很好的發展,下次可以直接擬定誘導式的對話從他口中套出線索。

  「晚安,奇犽。」
  伊耳謎輕聲地關上門離開。

------------------------------------------

  奇犽、你為什麼要哭?
  一定是因為我對你說出那種話吧。


  對不起。
  當時我的心中什麼都沒辦法想,所有反應簡直都跟本能似的一擁而上。
  


  凱特明明是為了保護我們,而你也確實地完成了他的意願,把我帶離現場。
  但我卻傷害了這樣的你。

  我現在的模樣,一定很慘吧……
  但是奇犽你不需要為了現在的我而哭,當初我的任性就是禍首,所以這是我應得的,而且至少我還能確保你是平安無事的。





  奇犽。
  你絕對、不可以再為我而哭了。
  就算是因為我的言語傷害了你,也不可以。因為你是很堅強的人,不能為我而變得脆弱。

------------------------------------------

  他少見地作了夢。
  正確地說,應該是不經意的回想。

  鯨魚島和枯枯戮山相當不一樣,沒有那種陰森的氣氛,山林間的風也不會有三毛留下的腥臭味。
  他最喜歡的地方是從前小傑和沼澤之主纏鬥了一個禮拜的那棵大樹上,樹下是一整片閃爍著陽光的水面,偶爾會有一群林鳥掠過上空,投下好幾隻一模一樣的身影。
  當小傑和自己坐在同一枝樹幹上時,他總會躲在靠近樹蔭的更內側,而那些流離不定的反光和小傑的側臉非常相合。他在這樣的場景下心裡默念過幾千幾萬遍同樣的一句話。
  
 
  雖然他從來也沒對小傑開過口。


  如今他每將這個畫面回想過一遍,就會無法克制胃裡翻攪著的酸灼感並且吐到連水份都被掏乾為止。
  


  然後他會想起將小傑埋葬時,撲鼻而來的腐臭味道和乾燥砂土在挖掘之下所揚起的粉塵。

------------------------------------------




  我最喜歡開虐了啾咪(欸)


  接下來寫甜的(落差也太大)
  話說小傑復原後和金的互動真可愛,寫寫父子情也不錯,啊不過非我CP就是了,只能清水親情向吧
1
pagetop